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我和学妹的渡假之旅。

能与心爱的人出外渡假几天,是件令人期待又感到愉快的事情。 在大二的暑假,为了帮玉燕学妹作十八岁生日, 我为俩人规划了一个垦丁的渡假之旅当玉燕在得知这项消息之后菣萒蓑蒜, 可说是欢欣的雀跃不已。 我们投宿的旅馆,是在南湾的金莎大饭店誋誫悖诶, 我与玉燕会选择这家四星级旅馆的原因除了是它具备了完善的室内休闲娱乐设施之外蒱蒲蒪蓐, 主要是它还拥有一个私人的海滩。 虽然住宿费贵了一些,不过在考量这家旅馆提供24H的休闲娱乐、戏水的时段、白天的高温与海滩安全防护的优越条件, 我仍然预订了二天一夜的旅程。 由于路程颇远,我俩直到当天傍晚才抵达目的地, 完成进住的手续后把行李放入客房,我便携着玉燕的小手到垦丁街上吃晚餐。 吃完晚餐之后,俩人又到夜市里闲逛,顺便买些补给品。 晚上七点,晚风吹袭的海滩已不像白天那样炎热了, 我俩来到海滩散步。 我突然给她一点暗示的说道: “嗯,好舒服喔, 何不让我们一起把泳衣脱掉?”坐而言不如起而行 在玉燕答话之前我抢先一步采取了行动。 因为以我二十岁的年龄而言,我的身材算是相当棒的, 也因此我确定玉燕一定是喜欢我才会跟我一起出来渡假。 想到跟她拍拖了半年多,但是我那话儿玉燕一直不敢看也不敢摸, 它虽然不大形状却是极佳,更重要的是,在它的上头, 有着浓密的阴毛和一颗时常露在外面的大龟头 对它的性能我也充满自信。 起初,我是讶异自己竟然脱口怂恿她把泳衣脱掉, 我真怕她会起反感而把气氛弄僵。 更讽刺的是,在我有点后悔的同时,欲火竟也开始在我的下腹部燃烧。 我把脱下的泳裤拿在手上,有点惶恐的转头看着玉燕, 此刻她的目光正投向我身体的某一端 嘴角竟也扬起了微笑: “是你自己要脱的, 我可没答应!”糗死了 我在心里暗骂: “完蛋了, 有够笨的真是的!”接下来,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挺在那里也不是, 穿回去也不是。 到最后只好故作潇洒,就赤裸着身体躲在漆黑的海水里了。 回到房间时,在床头灯的照映下,我见到玉燕连身式泳衣的胸前, 二颗半露的乳房之上是二粒已经激突的乳珠…。 噢!她泳衣的质料可真薄,我的眼睛是瞪大如牛铃。 不过,当她坐到我身边之时,我仿佛变成了一个哑巴。 几分钟后,玉燕站了起来,她来到我的身边, 她说南部的太阳好大晒了一整天,要我帮她上一些润肤乳霜。 看着站在正对面的她,我抬起了涂满乳霜的双手, 开始抚揉着她裸露的背部。 而在替背部上完之后,我的手停留在她的屁股之上。 当我将乳霜涂到她的腿根时,为了让我也能替胸部做好防护的工作, 她转过了身子。 而当我的手滑到她的下半身时,她果然主动的将泳衣脱掉。 我清楚知道她这个动作是个暗号,因此我让手指滑入她的大腿内侧, 用手掌覆盖住她的阴部。 现在,玉燕光熘熘的出现在我面前。 白皙的肌肤、小巧坚挺的乳房、女性私处的茸毛, 全部都是为我而存在的。 我自己也是光熘熘的坐在她面前,两腿之间挺着半软不硬的阴茎, 龟头倒是有些湿润的紫红油亮。 “要淋D?还是泡澡?”“都可以…”玉燕低着头, 发出比平常还小的声音。 这间旅馆的设计优点在于浴室有个大浴缸。 “要不要一起进去洗?”我之所以会这样说, 完全是刚才就暗自盘算好的。 不过事实证明玉燕她也没有拒绝我,只是一边微笑着, 大概是不好意思回答我。 “可以呀!”她这样子告诉我。 没想到玉燕竟然这么瘦,还是她平常穿着稍微宽松的关系, 她没有穿衣服的样子看起来就像随时会被折断一般的纤细, 她的身高160体重不会超过48。 至于三围,依我估计应该是32B、22、32吧?“我要跳进浴缸了。” 先进去淋浴的玉燕对我发出唿唤声。 “嗯!”不过说完这句话的她,突然露出迷惑的表情。 “阿标,有件事请你帮忙!”“什么事?”“你闭一下眼睛好吗?”她说完后, 我就闭上眼睛。 跟随着水所发的噗滋声,玉燕的脚碰到了我。 “可以了吗?”“嗯,可以啊!”说出这句话后, 我就张开眼睛。 “…?”玉燕拼命的露出平静的笑容,她为什么一定要叫我闭上眼睛呢?“怎么啦?”“没什么, 为什么…你要我闭上眼睛呢?”“因为我觉得和你在同一个浴缸里, 很不好意思。” 原来如此,她是害怕和我袒裎相见吧?!好可爱喔!好可爱喔!现在大概没有女生会因为光熘熘的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而觉得不好意思吧?尤其是在发生关系之前。 玉燕果然是特别的女生!浴缸之中,我渐渐感到小腹有所鼓胀, 弟弟终于勃起了我赶快遁入泡沫可以覆盖的水中作掩饰。 “我可以抱住你吗?”我很惊讶玉燕竟然如此大胆。 “耶?”不过,她并没有等到我回答,就上前一把抱紧我。 “因为,我和你分开就会被你看到,我会不好意思的。” 对呀,与其这样光熘熘的袒裎相见,不如抱在一起就会看不见, 也不会感到不好意思了我就这样忍不住的亲了怀中的玉燕。 “我帮你洗澡。” 我们两个玩了一下子,玉燕又再说出令我讶异的话。 不知何时我们的立场反过来了,大概是两个人都放开胸怀了吧?玉燕给我的感觉有时候天真, 有时候却很大胆我就这样甘心的被她玩弄。 “我们洗好了吧?”当我稍微有点意识时,我催促她爬上浴缸。 “说的也是啊!”玉燕似乎变得开放,然后声音有点改变。 “把电灯关掉。” 玉燕躺在床前,她这样对我说。 这个声音没有了在浴缸中的明朗,我明显听得出来她的语调中带着紧张。 或许,这是她虚张声势后稍微感到矜持的缘故。 玉燕微微抖动身体,不知道这是她兴奋的表现, 还是她感到不安或恐惧的反应。 她紧紧闭上双眼、咬着牙齿,似乎准备接受接下来会发生的任何事。 “玉燕…”我再一次亲吻她的双唇,然后半张开嘴巴, 将舌头伸过去。 “嗯咕!”这是不怎么高级又不浪漫的亲吻。 但是玉燕拼命的渴求我的舌头。 “噗滋…咕嚓…”我们无法听见任何声音,只是互相企求对方的回应。 不久,我自己的舌头边舔边移往白晰粉嫩的乳房。 “呀!”玉燕惊讶的发出声音,她泛着薄薄粉红色泽的乳头, 已经慢慢变硬了。 我用两手揉搓着她的胸部,用嘴巴含住她的乳头。 她对于我手指的抚摸产生了反应,“啊,唿…嗯嗯…啊呜!”当我在爱抚玉燕时, 她的身体不停扭动整个头几乎要撞上床头。 我挪动她的腰部。 “啊啊…好热…”玉燕发出莫名难忍的叫声。 她的这种声音引发出我的欲望之火,我挪动玉燕的腰肢并抱住她, 然后用舌头探索她的私秘之处。 “呀嗯!讨厌,不要!”玉燕的声音已经无法进入我耳朵, 她的秘处早已溢满蜜汁而粉红色的花瓣也缓缓的绽开。 我用舌头吸取蜜汁…。 当我的舌头把蜜汁吸进嘴巴时,玉燕的阴户又溢出新的蜜汁。 “呀,啊呀,我,呀呜!”玉燕从本来变成大字的身体, 因无法忍受刺激渐渐把身体弯曲成弓形,她一直在强忍我的挑逗。 “不、不不…啊…啊…啊…”她的目光失去焦点, 双手腾空仿佛在渴求我的身体。 我将手指往她的花瓣中央伸入,随着咕滋的声音, 手指前端已经进入她的蜜穴。 玉燕的花瓣膣道十分紧窄,由于有大量爱液的帮助, 我的手指才能伸进去。 “啊呀…呜…我、我不啦,我不行啦!”玉燕全身痉挛的哀求着。 我毫不考虑的将伸进去的手指抖动着。 “讨厌…我、我…呀…呀…呀…嗯…”噗滋!咕嚓!啾叭!呀!呀!玉燕的双腿已经变得软弱无力, 而她的眼神也是一片迷蒙。 “呀啊!呀啊!…”她急促的唿吸喘叫。 我的老二已经膨胀到极限,翻过身,我终于将它抵进玉燕体内。 “呀啊!”玉燕似乎有话要说,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 便激动的将已然怒昂的阴茎往她体内挺进。 “噗滋…滋…”虽然玉燕的私处已经湿润,但里面十介狭窄, 抵抗力似乎很强。 “啊呀!好、好痛…”玉燕边喊、边咬着牙忍受疼痛。 当我的老二进入到一半时,玉燕阴道内似乎出现障碍物, 我将腰部更加挺进。 “噗滋…滋!滋滋…”为了将玉燕的处女膜刺破, 我更加用力将阴茎使劲插入其中。 玉燕皱起眉头,她的唿吸似乎变得困难。 但是,我绝不能在此刻犹豫。 “噗滋!滋噗!”我慢慢的耸动腰部。 “痛呀…痛呀!”原来疼痛难耐的玉燕,发出和刚才不一样的声音。 “呀嗯,好好!”此时,我的高潮在短时间内出现了。 “喔!哎呀!”我发出吼叫声并快速拔出好似着火般的鸡巴肉棒。 “啾…啾…”我射出的精液,喷在玉燕小腹到乳房的肌肤上。 “呀嗯!”玉燕发出的叫声,杂夹着她急促的唿吸, 她转过头闪开飞散在她脸上和胸部的精液。 我像野兽发狂了一般,将自己的阴茎往她嘴边凑进。 “小燕,帮我套一下。” “?…”玉燕一时间不明白我的意思,她愣住了。 不过才迟疑一下子,她就用手握住我的宝贝, 然后开始反覆的套撸起来。 我的脑海快速闪过兴奋的感觉,鸡巴再度硬了起来。 “嗯…嗯…”玉燕天真的笑着,一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她潜在的性感因数。 “你是要这个吗?舒不舒服?”玉燕提出这样的问题, 让我感到十分意外。 “嗯!”“其实我很不喜欢。” “耶?”“性关系…就是这样吗?”“嗯, 你了解了吗?”“耶…阿标!”“什么事?”“以后…你会开始讨厌我吗?”“为什么?”“…”玉燕没回答 只是继续掳着我的阴茎。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真的?”“?…”“可是你和我做爱了呀!”“做爱?”“因为, 我听说把那个…给了男人…男人就会bye bye了…”“谁说的?…”“那不然 …从现在开始我会想拥有你的一切。” “小燕!”“你只能有我一个人。” “小燕!”“呵呵…,好高兴!”“是吗?”“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玉燕似乎在描绘着幸福的情景般的沉醉着, 我感到有一些些不安万一她成了性的俘虏怎么办?“阿标, 你觉得舒服吗?”“呀是呀!”没想到玉燕竟然微笑着问我这个问题。 “你早就知道会这么舒服了吗?”“…”嗯, 下午在火车上谈话时我一直没有回答她提到关于见到我和舞蹈系的学妹进宾馆的那件事。 我想玉燕一定早就感到怀疑,而她似乎一直盘算着该如何询问我。 因此,她的微笑,让我稍微感到紧张。 我该怎么样回答她呢?当我在自问自答时,她以一种快要哭泣的表情等待我的回答, 她好像是紧张的忍受不住一般终于还是她自己先开口了。 “其实,你说出来…又不会怎样…”“喔,我知道, 我不会乱来的我对你是认真的。” “可是…”“你是说我和何丽玲的事?”“嗯, 先不提她好了。 可是,她比我还有…技巧的,不是吗?”“没有啦, 其实我也不知道…对我来说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相信我吧!”“嗯,我相信你,还有…”“还有什么?”“我会努力配合的, 我永远都不要离开你。” 如果是在今夜之前,当我听到玉燕讲这样的话, 我不但不会高兴反而会感到一点点不安。 但是现在的玉燕,她表现得如此真诚,我自然能理解她的心意。 我突然想起何丽玲在床上也曾经说过相同的话。 管不了那么多了,总之先和她做一次完整的爱吧!这样的话, 她一定会发现另一个崭新的极乐境界…。 之后,我和玉燕将会紧紧牵绊住。 这一夜,我把她紧紧抱在一起直到天亮。 ……隔天早上当我醒来时,玉燕已经起床,她一直看着我。 “早、早安。” 玉燕看着我并跟我道早安,她一直展现出微笑的娇靥, 却没有说任何话然后将脸靠近我,企求我的亲吻。 “早安…”我勐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亲吻了很久、很久。 突然间,玉燕双颊微微泛红, 问说: “现在几点了?”“我看一下, 八点多了。” “那,那这里可以住到几点?”“这个嘛?中午吧!”玉燕似乎感到些许失望, “我还想待在这里耶。” “是吗?好、好呀!”我当然赞成,既然她这么说, 我不会有意见的。 我拿起电话,告诉柜台要延长时间。 “你家里,可以吗?”打完电话后,我看着玉燕并问她有没有关系。 “没关系啦!”这样的玉燕在天真无邪当中, 虽然谈不上妖艳却增添了一丝性感,好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小燕,想不到你也有这么放得开的一面。” “阿标,…你怎么突然这么说?”“不,我认为玉燕有很多我不认识的模样。” “真的吗?”玉燕突然浮现出慧黠的笑容, 并把视线移到我的下半身 又说: “你不喜欢这样吗?”“我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觉得你…”“耶?我怎样?”“我想你一定还有别的样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比较好 尤其是她的自尊心。 “我知道你的意思啦,人家以后会呈现各种不同的面貌给你看, 所以…阿标你也要让我看到许多样子喔。” 哎呦!难道这就是女人“食髓知味”的一面吗?我眼前所展开的新世界, 可以说是意外的多彩多姿而且也十分刺激。 因为从那天起,玉燕变得很活泼,服装穿着比以前性感大胆, 搭配的款式与色彩也丰富许多连她不喜欢的首饰也一一的穿戴在身上。 其中改变最多的是她的发型,除了本来的直发之外, 她还做了一些层次的变化而且还染上亮丽的颜色。 但是,我并不会因此对她感到厌倦与迷惑。 玉燕开始在我身上及周遭贴上忠实的标签,她变得明朗大方, 并保有她原本的天真俏皮。 她对周遭人事反应的思绪,也渐渐变得成熟敏感, 现在的玉燕与其说是对周遭的人怎么看她感到兴趣 不如说她在意自己如何表现自己给旁人看。 从服装的改变,到发型的变化,我可以看的出她在追求自己的求新求变上所下的努力。 总之,在她越变越漂亮时,周围的男生对她感兴趣的人也越来越多。 但是,我认为她心中只有一个我,这点我深信不疑。 比起她外表的改变速度,我们俩发生性关系的次数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同时我发现她的身材更丰润对于做爱方式的接受程度, 也愈来愈开放。 做爱的时间与次数,也愈来愈有耐力,不像刚开始几次那般, 每每只来一二次高潮就瘫软的昏昏欲睡。 玉燕算不上绝代佳人,但她拥有一副性感的身体, 薄小红润的性感嘴唇已经膨胀起来的32C丰满乳房;硕大滚圆的34臀股, 丰满坚实;富有弹性雪白修长的大腿衬托出婀娜多姿的体态, 举止步履间无不充满了性的诱惑。 尤其是当她妈穿上紧身套裙,更显得纤细的腰肢与浑圆的臀部曲线, 让我忍不住的就想她短裙下毛茸茸的阴毛和湿嫩滑腻的小屄屄。 不管是在学校里或外出逛街,我总是有意无意的喜欢抚摸玉燕的身体, 她每次都笑着骂我小色狼却不推开的恁我作怪。 那是从垦丁回来后的一个月,那一天下午,玉燕来到我的宿舍。 我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玉燕忙着帮我收拾家务, 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恤衫和一件黑色紧身短裙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脚趾毫无遮掩的露在外面, 由于没戴乳罩两个乳头清晰的凸现出来。 细肩带的领口环绕着那削细纤美的肩膊,雪白的脖子和酥胸嫩肉都露出一大片。 再搭配上那一条绷得紧紧的超迷你黑色紧身短裙, 让那丰满性感的臀部简直是惹火到了极点。 那高挺坚耸的乳房,还随着走动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动着, 真是有够迷人。 丰满的肥臀紧紧包在那件紧窄的短裙里,那饱满的阴阜小丘, 透过紧身裙而显得高凸凸的隆起直看得我是神魂颠倒。 这时玉燕正弯着身子在擦拭茶几,黑色的超迷你短窄裙, 被这么一弯腰整个红色的三角裤就这样暴露在我眼前, 我看得是心口直跳。 玉燕擦拭茶几后,坐在旁边的沙发椅上擦拭着玻璃杯, 此时她的两条粉腿张开红色透明的三角裤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 透出黑色的一大片阴毛都看的清清楚楚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 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那时是魂魄飘荡, 阳具早就怒昂坚挺起来。 当玉燕收拾完家务后,她换上一套粉色的小洋装出门去买晚餐, 我则吩咐她顺便买瓶红酒回来。 当我来到卫生间准备洗澡时,我发现她刚换下来的短裙和恤衫, 我拿起她的衣服从她衣服上散发出一股暗沉的体香, 不断朝着我直直扑来。 我用鼻子深吸了几口气,发现她短裙的香味特别的浓郁, 我拿起她的短裙放到脸上突然她的红色内裤从短裙中掉到地上, 是红色薄纱全透明的三角裤!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玉燕下体穿这件三角裤的模样 一时间我不由得叫了出来∶“啊!小燕,你穿这样的三角裤!”幻想着三角裤包在玉燕鼓胀的阴户时, 我的鸡巴立刻勃起。 我把她的内裤反过来,翻转的摊开裤底的部份, 看到裤裆底部沾有一些湿湿黏黏的分泌物想到那里是陷入玉燕阴户肉唇里时, 坚硬的鸡巴不由得一阵跳动。 “哦…小燕…唔…”我忍不住发出哼声,把黏黏的部分压在鼻孔上闻, 淫靡的甘醇味刺激鼻腔∶“啊…味道真好…真香…唔…”我禁不住伸出舌头舔着黏液 想像自己正在舔着她的阴户右手掌不停的揉搓勃起的鸡巴肉棒。 玉燕买完晚餐回来,她看我失魂痴呆的模样, 一面把食物放下来 一面问我: “你怎么啦?”“没…没事, 你刚才的样子…”在我随她走进房间之后玉燕比之前更大胆的和我进行口交。 “我可以听到你的心跳声…”玉燕的眼神不再迷惘, 甚至变得陶醉当我在脱她的衣服时,她也自动的帮我的忙。 经过这段时间之后,我们越来越懂得爱抚的技巧。 “呀,不行…再温柔一点…”“轻轻的,咬我的乳头一下…”这一切, 在在表示她有在揣摩自己的性感带。 仔细算起来,玉燕至少一个星期来我的宿舍三次, 她有时候会帮我做饭有时候又帮我打扫房间。 然后,我们会一起看色情录影带,再一起做性技与媚术的研究。 现在的玉燕也喜欢穿和服或性感内衣和我做爱, 她甚至迷上背后的姿势和骑马的体位。 不过,她的外表没有什么改变,仍然是纯情无邪的少女模样。 无论是和我外出约会时活泼纯情的玉燕,或者是和我在房间里淫乱做爱的玉燕, 我都深深的沉浸在她的媚力之中了。 从我们的初夜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 今天是我二十一岁的生日,也是玉燕搬来宿舍和我同居的第一天。 电话响了,不知道会不会就是玉燕?“我是阿标。” “喂,是我啦!”“原来是小永呀!”“怎么?别发出这种失望的声音嘛, 今天不是玉燕搬去你那里的日子吗?”“是没错呀。” “需要我帮忙吗?”“帮忙?”“是呀,应该有必需用力气的时候吧!”“不用啦, 谢谢你。” “真的不需要?”“哈哈!那先包个五万元的红包, 庆祝玉燕搬家如何?”“你想的美呀我要挂电话了。” 小永是我的死党,常常打电话给我,也常找我一起出去玩, 反正这就是我们无聊时的对话。 呀!该是我提到丽玲近况的时候了。 自从和玉燕发生性关系以后,我和丽玲就不能时常腻在一起了。 她当然知道我跟玉燕的事,不过她倒是看得开, 似乎不怎么在意。 昨天我打电话给她, 她说: “怎么?和她越来越好了吧?”“都是你的帮忙。” 从电话中,我听到她无奈的声音,“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今天?八点以前都可以。” “那、那…”“我去那家门口等你?”丽玲噗噗!的笑了出来, “今天选别的地方吧!就在长安东路的那家好了。” “呀!你是说俪人吗?好呀!”“那五点见啰…”“嗯, 等会见。” 我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她已经来了。 “耶?你是不是哪里改变了?”我的惊讶并不是没有理由。 丽玲穿着淡粉色的小可爱和紧身窄裙,她以前不就最讨厌这种装扮的吗?“是呀, 合适吗?”“嗯…”我说完后俩人对看着并相视而笑。 随后握搂着她进入那家宾馆。 ……“叮咚!叮咚!”是电铃声,当我还没睁大眼睛看清楚时, 一束红色的花便送到我面前其中还夹杂着欣喜若狂的贺喜声。 “是你!”“抱歉,从我的宿舍到这里有点远, 累死了快帮我搬行李啦!”奇怪?怎么会是丽玲?为何要帮她搬什么行李?“丽、丽玲…”“是呀, 阿标还杵着干嘛?快一点啦!”从玄关走进来的人竟然是丽玲, 她的外表看起来比昨天更美丽。 丽玲本来就很会察颜观色,加上这一段时间的蜕变, 她从以前的初出??茅芦变成更有风情韵味的女人。 不过,她现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有点惊慌失措, 看起来像是做错事的小孩。 丽玲毫不思索的回答我,“我要住在这里!”这个人, 她到底在说什么话?我好不容易才将之前的童贞问题尘封到记忆的箱底 丽玲似乎又要再将它挑起!可是为什么她要选这种时候呢?尤其是在我和玉燕的同居开始日;我该如何把这枚不定时肉弹抛得远远的呢?“哦?你…”我微微表现出拒绝之意 但是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将半个童贞奉送出去的对像呀!“怎么?不欢迎呀?”丽玲自顾自的拖着二只登机箱的行李走进来, 根本对我视若无睹。 “喂!今天起我要和女朋友一起住。” “女朋友,是指那个玉燕吗?”丽玲的脸庞亮了起来。 “是呀。” “太好了?我又不是不认识她。” “耶?”“喔!这不是很好吗,我们三个人可以一起住呀。” “你在说什么呀,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三个人一起做…, 也不错啊!”丽玲说话的样子真像一个夜店女人。 “这有什么好玩的!”“呀哈!你在动摇了吗?你也认为这样好玩了吧?”她在笑我。 “哎哟…你、你今天是不是故意要来捣乱的呀!”“你在说什么呀?我才没有咧, 我看你是被女人整惨了吧?”“你在说什么呀?”我已经焦头烂额了。 然而,就在脑子里一片酱煳时,女神…不!小妖精…也不是, 是玉燕出现了。 “耶?这不是何丽玲吗?”“多多指教,以后要请你多关照!”“不是!你们弄错了!”我想把脑中乱成一团的酱煳搅开。 为什么她们在这种状况之下,还会说这样的话?我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丽玲就是丽玲,在这种状况下,她竟然能高兴的以嘲笑的眼神看着我, “有玉燕小姐和我一起服侍是不是很幸福啊!”“别说了, 别说了!”我惊慌失措的吼叫。 “亲爱的,过来一下…”玉燕的笑脸下,她在向我招手。 “哈,哎呀…我先出去买果汁再说吧!”总之, 我先逃离这里再说吧。 途中,我接到玉燕打来的电话,“喂,阿标, 你去哪里买果汁?楼下不就有超商了吗?怎么还没回来?我跟丽玲商量好了 房租水电三个人平均分摊快回来帮忙啦。” “喔,我…我…”一时语塞的,我竟然说不出话来。 “喂!快点回来啦,我跟丽玲睡床上,你的地铺要放哪里?是要靠窗那边, 还是靠电脑桌?”手机那头除了传来玉燕的声音 还有丽玲的嘻笑声。 就在我还不知道她俩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手机里又传来丽玲讲了一句话, “我就说嘛!等阿标回来一定很精采的…”。
上一篇:搞了两个90后MM。 下一篇:楼管。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