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纯情学生妹被奸记。

亚芬刚参加完一个中学女同学的婚礼,她很失落, 因她要好同学己全都嫁出,不是带同丈夫,甚至孩子, 而现今她却孤身一人已三十二岁了,是盛女一名。 饮宴后回家,她在楼下公园呆坐,思前想后, 自已是这么悲惨的忍不住流出眼来。 其实她绝不是同学中最丑的,反而是最漂亮的, 她五官是很清秀当然现在因年纪大有些发褔, 但仍算是个美女。 而她的性格也不差,为人富爱心及极纯品,她也交过一个男朋友, 只可惜是…她又想起男朋友最后的几句说话。 你是个非常好的女孩…但我真不能接受..给我们时间冷静一下吧, 说完再没有找她且最近在街上见到他带看老婆儿子在街上, 她简直心如刀。 其实她没有做错任何事,错就错在她的命运不好。 又回想起十多年前的事,她家很贫穷,他父亲本是地盘工, 母亲是偷渡来港的移民在餐厅打工,他们两人是工作辛苦, 亚芬一向品学兼优以考入大学改善大家生活为目标, 很努力读书加上就读女校,虽然十分漂亮,但没有交过男朋友, 不幸的事情开始发生在她十九岁生日她父亲在这天遇上工业意外去世, 祸不单行在丧礼不幸遇到亚辉,改变了她的一生。 亚辉在她爸的同事,未婚,年纪与他相若,在丧礼上看到她们两母女, 虽穿丧衣且没施粉且神情怨伤,但觉得很迷人, 口水暗流了出来。 当晚目不转盯地望住她们,心想,心想,两母女也十分漂亮, 上其中一个短十年命也没问题哗,一个青春无敌, 皮肤白滑一个风尤犹存,且身材真是很好。 幻想两人祼体在他眼前,不其然很兴奋,控制不住只好偷偷上厕所解决了。 之后他晚晚在床上幻想与她们两母女做爱,出精后才能入睡。 她爸生前带他上过他家,知道他们一家是住在天台架的屋子, 也从他口中得知她两母女的近况知道亚芬是个品学兼优, 且未交过男朋友的慾望更强。 因他虽然在大陆玩女无数,美女少女什么都有, 但只是未试过清纯的良家妇女。 用钱买不到的肉体。 他立下决心把她干掉,当然不能选择以追求的形式, 以他年纪绝对可做他爸用金钱也不可能,所以只有选择强奸。 为了得到这片刻的欢娱,他可谓用心良苦了, 他居然豪掷金钱在搬到他们对面楼的一个单位 在窗外可看到她们家居高临下她们的出入情况 也经常跟踪她们两人希望找下手的机会。 他对母亲的兴趣也很大,她当时只有三十多岁。 样子十分漂亮,一见她丰满身材已想把她就地正法, 不过青春清纯的女儿比较目标还是亚芬。 大约一个月后,他全掌握到两母女出入的规律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有个早上看到母亲拖住行里到巴士站等车, 他立即楼静静跟踪她上了巴士,发现她下车上了上大陆的巴士, 她是回乡。 表示家中将会只剩亚芬一人,是绝佳下手机会。 当年亚芬直值中预科考的备战。 她很努力,希望可改善生活。 他知道亚芬每天大约八时多会跟同学温习后回家。 他坐在楼下公园等。 终于见她在楼下进入。 他立即紧随其后,趁她开门入屋之际,亚辉用刀指吓着亚芬, 令她花容失色 并道: 不想面多了花痕,就听我说话, 没事的。 呜…你想如何…亚芬呜咽起来,她担心会被奸, 亚辉安抚她说: 妺妹别怕,我只是要钱, 拿了我会走的放心,我不会 碰你的,影响你日后嫁人我也不安乐吧, 好把钱给我好了!亚芬听了舒了一口气,不用被奸什么也没所谓了, 乖乖把手袋的钱给了他。 妺妹,何以那么少?那,妹姝,我…原本想拿些钱出去找个女人快活一下, 但现在这么少…听到这纯情的亚芬也猜到了他心意, 嚎叫着不要亚辉道,小妹妺,别怕,不是你想像的, 说了不碰你就不碰啦我一辈子最重口齿了。 但说时,却又把裤挡解开,吓得她闭上眼不看, 不要强奸我求你,呜,…不要哭,最怕女人哭, 都说不奸你不奸你啦只是想你帮我用手解决一下, 虽然她未有过性经验不过她听过什么是手淫, 也太约知什么意思大叫,不行啊!但亚辉把她一只玉手捉住, 套到了他的阳具上嗅到了一阵恶臭味,令她想呕吐出来。 你上下抽动一下就可以了,我说了不碰你,全程不会非礼你, 放心她知道不用被奸,于是只好听他说话,不停地拉动他的阳具, 希望事情快点结束让他离去就一了百了,因她感到只是为他手淫损害不太大清白之身还可保住。 她无可选择下只有相信他是守诺言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亚辉没有非礼过她。 啊…妹妹,好舒服呀….他的阳具硬得如铁棒一样硬。 你要看一下,不要闭眼,妹妺,你是时候见识一下男这了, 呜不看。 我要你看!用刀指着她的脸,她只有看,第一次看到男人这东西, 觉得十分恐怖怎能把这东西放入下体,啊,我忍不住了, 突然把她抱住并强行与她亲咀,噢不要,她极力挣扎, 不要…未说出口已被亚辉的咀巴封住这是她的初吻, 她经常幻想初吻会是很浪漫可惜现在这情况下, 所有幻想幻灭了。 亚辉把舌头伸入她口腔内。 ,亚辉的咀巴十分臭,沾到了他口水几乎想吐出来, 相反亚辉十分陶醉因亚芬口气十分清新,与美女接吻对正常男人永远是至高的享受。 他抓紧她一只正为她手淫的玉手,与她接吻觉得极度兴奋, 不能再忍。 说,噢,我射了,来呀,即时把精液喷射到她的手上, 也有部分沾到她衣服上然后把她放开了,她即时把口水喷到地上, 又拿纸巾把手中精液抹去妹妺,为什么这么怕呢, 很多女人当是宝啊。 呜…好臭啊,你说不碰我的,骗我!。 没有呀,只跟你吻下,没有摸过你身体呀,是不, 呜鸣…与一个如此丑陋的男人吻过为他手淫觉得自己如妓女般, 虽然未被奸心灵创伤已很大。 ,不用怕了,我答应了你出火后会走,不用担心,”快走吧好,我走,但我出火后有些累,可否让我躺下休息一下?那..你走吧, 求你呀。 很快,即躺了到床上,妺妹,你也躺下吧,不, 不行又用刀指住她,她不得不听了,妺妹,你躺在我肩上可以了, 老规矩我不会非礼你的,也不会吻你,你陪我休息一下我立即走, 来不用怕,我要强奸你早做了啦,是吗?亚芬又只有照做, 她万个不愿意但迫于无奈躺到他肩上,且面背着他。 亚辉也暂没有强迫她,也没有非礼她,真的只休息着, 向她道你刚才给了我很大的舒服啊,谢你,你很好, 又漂亮又纯肯定很多人追求你,是不,亚芬没有回答, 他确很舒服舒服得要来一个小睡,他竟睡着了, 虽则如此亚芬郄不敢逃走,大约半小时后,他醒来, 叫道妹妹,我走了,不过再跟你亲热多一会好吗, 突然把她压住了她疯狂挣扎,大叫走开,又开始哭泣起来, 被他压着动弹不得.有什么好怕刚才都亲过啦。 又把咀巴贴到她唇上,把舌头伸入她口腔内狂接吻, 这对他们来说是有过经验了但不同是亚辉的一对手的动作, 他再没遵守他不非礼的诺言了一只手接住亚芬其中一只手, 另一只手已准备伸入她胸内亚芬拼命用手捉住他的手, 可惜双方体力悬殊亚辉很轻易成功伸手入衣内从接触到她的乳房, 这地方她从未被人碰过的噢,小妺妺,你的身材很不错啊。 你妈遗传吗,另一只开始脱她的裤子,当然也极力阻止, 但只是螳臂挡车又很容易就把她的裤子退至膝, 用手一扒把内裤也退下,最后防缐也失守了。 妹妺,对不起了,你太漂亮了,不奸你我一辈子都会后悔, 对不起自己啊!把早硬如铁的肉棒对准了她的洞 我来啦妺妹,不,应是靓女才对,很舒服的, 不用怕他向她洞口一插,由于真的很窄,未能即时成功插入, 只能插入了一半但亚芬已经觉得十分痛楚,求他道, 不要很痛,求你不…呜…他的肉棒其实十分粗, 未经人事的亚芬自然吃不消加上亚芬阴一直是干干的全没湿滑, 加添了被入侵的痛亚辉用全身重量一压,终于成功把整条插入了, 终于穿过了的处女膜她保持了十多年的清白之身正式结束了。 第一次留给未来心爱的心愿无法圆,她十分痛楚, 惨叫起来立即用手把她口 封住。 哗,好爽呀…狂向她抽插,每一下都痛到入心, 肉体与精神大受拆磨。 又把她抱得紧一紧,然后跟她接吻,据刚才跟他手淫经验, 知道他快要射精了知道被内射可能会怀孕,与他接吻中咀巴被封求不了他, 就算是求到也肯定没有作用的亚辉不内射是绝不心息的.她没有估计错, 他果然开始射精干处女及没戴安全套的最实在性接触, 「我要射了!」立即把亚芬抱得紧一紧然后尽情把液全发射到她子官内, 可怜她正值危险期这几秒的快感可能令她受到终生的伤害, 当然身为色狼肯定不会替受害人着想只希望从她肉体得到最大的快感而已, 感觉一股热力涌入子宫这感觉以前未过.被男人那些臭东西射入, 不是自己喜欢的人觉无比呕心,一滴不漏全射都她体内。 但没有即时离开她身体,继续与她接吻。 三分钟后,才把她松开,她立即把裤子拉上, 并缩在床上饮泣才把肉棒抽出见到有血渍十分满意, 哈哈很爽,你太好了,再来一次好吗,今次你脱清吧, 我还未看到你的身材知道未结束,很愤怒,他想来脱她上衣, 她拾起了他放下放刀子平时连蚁都不敢杀一只的她, 仇恨给她勇气竟然向他心口插过去,她真的希望把他插死, 被奸之仇可惜只不过是个手无搏鸡之力的小女孩, 相对于以体力讨饭吃的亚辉差太远了亚辉一手把她的刀打下, 她趁机用脚向他下体踢了一下他很痛,她趁机逃跑, 希望开门走出但这一踢令亚辉十分愤怒,立即冲前把她的头发抽住, 道,去死吧,妈的!狠狠把她的头撞到墙上去。 亚芬即时昏倒过来,亚辉感觉她已失去了知觉, 把她抱回床上,他早已把她占有了,所以现在并不太急, 只希望欣赏到她赤祼的身材。 道,靓女,我也不想这样对你的,是你迫我, 不要怪我!「急忙把她的上衣除去再把文胸脱去, 她的上身已祼露在他面前成了第一个欣赏到她身材的男人, 虽然幸运但他早见惯一些身材超卓,亚芬身材虽不差, 但相对地不算特别不过优胜是皮肤白皙嫩滑, 在夜场工作女子比较少对亚辉仍有一定吸引, 他忍不住伸手去把玩她一对奶子很有弹性,摸得很爽, 有些爱不释手没有衣服的她变得特别性感,加上清纯的面蛋吸引力倍增, 他把自己上衣也脱去紧紧把她抱着,虽然已经抱过她, 但今次没有了衣服隔阻增加了肌肤之亲,快感很大, 双手又在抚摸她的背腰由于她的皮肤真的十分嫩滑, 双手十分舒服抱紧她时也闻到少女的独有幽香, 令他有点陶醉真香,又闻她的发香,靓女果然不同, 气味哪么香怪不得我说臭。 近距离看着她的面,女人美丽的面孔在男人心中是很好的艺术品, 他很细心欣赏着。 很漂亮的女孩,越看越迷人,又要跟你亲热了, 情不自禁又跟她接吻连口水都很清甜,爽死。 亚芬虽不至于苛气如兰,但她的没口臭,牙齿又十分雪白, 故亚辉觉得跟她接吻是极大的享受接吻完,又吻了她的脸和颈, 又把自已脸贴到她嘴巴尝试一下被她吻的滋味, 上身玩够了得到了很大的快感,开始向她下身进攻, 她下身衣物仍完整他注视她的双脚,亚芬穿了一对黑布鞋, 你的脚是否都是香的。 把她的鞋子脱去,他立即闻到臭脚味,又把她的袜子脱下, 立即抛到地下探头去闻她的脚趾,哔,臭得要呕, 对她心目中完美形象打了折扣他把她的裤子连内裤脱去, 全裸地展现她眼前「哗,又纯又白,不错呀!」对她的肉体似乎很满意。 拿起她的内裤注视着,细心看,唔,很清洁, 放鼻子闻很好闻呀。 把玩她的仙洞口,又用手指插了入去,拔出来闻, 自己的精液加上她的分泌产了一种很特别的味道。 他目光转移到她雪白大腿,很自然就伸手去摸, 滑呀一路摸到她屁股又欣赏她的脚,把她的大腿慢慢分开, 再用肉棒向她的洞口摩擦很快又硬如铁.不能再等了, 立即把肉棒对准了她的洞口勐力地用插下去她已非处女, 加上阴道滋润今次入侵较易,很快插了入她体内。 不过他并没有即时向她勐烈抽插,只是逗留, 因他刚在体内射了精加上亚芬为他手淫,短时间内已射精两次, 体力消耗了不少。 所以希望多休息一会,慢慢享受品尝。 他把玩她的乳房,又伸咀巴去啜她的乳头,又把她的肩膀搭着, 双方的面又距离又很近了你真的很漂亮,很喜欢和你亲热, 舒服死啊。 又情不自禁疯狂与她接吻。 唔,很香很好味道,很爽。 与她接吻时闻美女清新的气息,发香,甚至汗味, 令他很陶醉托住她的背把她拉了起身坐起,他的咀巴一直贴着她的嘴, 舍不得离开他坐在床上,让她坐在他大腿上, 拿住她的一对乳房用把手尝试向她抽插,发觉有些液体流到他腿上, 且暖的用手指沾到鼻子去闻,「噢,是尿!」原来亚芬被插后尿也出了, 亚芬回家到也尿急现在昏迷状态下被抽插,自然失禁。 让她躺回床上,把她大腿拉开,压在她身上, 十指紧扣脸贴着脸,向她疯狂抽插,他慾仙慾死, 有你这样的做老婆多好天天操你无烦忧啦。 疯狂抽插,很好插,太爽了吧,好,我插」「插呀, 爽夹得很爽,噢,虽然只抽插了几下,我忍不住了, 又惯性地把她抱得紧一紧又与他亲嘴。 又开始把精液射到子宫内。 「呀,出了,好爽」火出了后,感觉无比舒畅, 伏了在她身上休息顺便又与她接吻。 大约吻了五分钟,终于离开她的身体。 「哈哈,靓女,你很纯情啊,现在真少有了, 很喜欢你啊来,亲热多点吧。 」躺到她的身旁,把她的头放在自已臂上,就把她 拥抱着, 希望与她有最多的身体接触。 又再与她接吻,虽然满咀都是亚芬的口水,但他不觉呕心, 反而十分陶醉阵阵芬芳的气息及发香是他最喜爱的, 房间内闷热亚芬与他也大汗淋漓,但身上的汗味他很喜欢, 与她接吻全享受到。 虽然享受,不过他是乙肝带箘者,他的口水会否传染亚芬是未知数, 一接吻时又自然地又上下其手在她身上乱摸她的肩, 背乳房,屁股,大腿全抚摸,虽然之前全抚过, 但她的肌肤非常嫩滑令她过足手。 又捉住她的玉手去握住她的肉棒他看着她的裸体, 觉得而没有了很大的冲动全因新鲜感已失,突然希望看一下她穿裙的样子, 于是打开了衣柜看见了她与母亲的衣服,他选择了她的校裙, 他为她穿上了然后把她拉起身坐床边,身体倚着她, 让她的头撘到她肩上幻想有个女朋友小鸟依人依偎着她, 这种滋味他未有过所以很醉,又情不自禁地与她接吻起来, 双手又不地向她非礼对她的雪白大腿更情有独锺, 不断抚摸觉得她的裙太长不太好看,又见桌面有把剪刀, 即时把裙子改成超迷你裙又把胸的位置微微向下剪, 露出了其北半球亚芬即时由纯情学生妹变成了性感尤物.他又躺了到床上, 让她坐在他身上托住她的双肩不断向她抽插, 觉得亚芬穿了衣服少了一些肌肤之亲于是又把她的裙脱去, 现在的亚芬在他眼中不过是泄慾的玩具如果不是被奸, 相信给她多少饯也不会愿意的。 没有了衣服,拿着她的腰把她身体摇动着,看到了她的双乳跟摇动一起在晃动着, 他觉得是赏心事不断向她抽插后,让她倒卧压了到他身上, 她的胸很自然又迫压住他她的咀巴也正对他的咀, 不期然又去吻她的口水不断流入他口腔内,他细心地品尝, 出于靓女的口自然觉得很香甜房间十分闷热, 加上被拥抱下亚芬香汗淋漓,散发出的气味他十分喜欢, 不期然又吻她的颈和腋下多吸取这种味道。 大约五分钟,把她放回床,把她压住,疯狂向她抽插, 一边与她接吻「救命呀,靓女,你夹得我太舒服啦, 忍不住啦来,出啦!」又把她抱得很紧,「呀….」又毫不客气把精液射进她体内。 令他慾仙慾死,「靓女,真太可爱,又纯又漂亮, 皮肤很滑呀很喜欢,休息一会给我爽多遍吧。 反正我是你第一个男人是吗。 」又不停与她接吻和抚摸她,不停在她身上拿取怏感。 这样又玩了半个钟,她仍是昏迷不醒。 亚辉对她的肉体有些厌倦,全身也几乎摸过, 接吻也觉没太大乐趣已两度再她体内发泄,再来也欠新鲜感, 所以想占有她身上另一处女之地肛门。 肛交他一直未有试过,一直也想试,奈何没有女孩愿意给他, 今次是机会了「靓女,让我玩下后面,你说我臭, 看你是不是香的!」即把她大腿将开了再把她盯着她的屁股, 「很滑!」顺手摸了几下跟住把她的肛门拨开, 细心看了一下因这地方对他还充满神秘感。 他很感兴趣。 「闻下臭不臭,唔,没味,好清洁。 」「插入去试试!」他并没有把肉棒插入,只是先用手指慢慢插入去, 感觉有些湿暖抽插了几下,把手指拿出来,发现沾了黄色的大便。 放到鼻闻了一下,「噢!很臭啊,靓女,你自己尝下吧!」他居然把沾满大便好手指放进她口内, 让她的口水把手指清洗。 一向注意卫生的她若非昏迷她肯定呕吐出来。 亚辉早而跟她接吻够了,不想再吻,所以才把她的口腔弄污。 他觉得这玩意很有趣,心血来潮在地上拾起了她的臭袜子, 放到鼻子闻了一下。 「臭死,靓女,不奸你怎样也估不到你的脚会这样臭, 自己试试吧!」把臭袜子塞到她口中。 「哈哈,她自己最好的味道自已尝,我不跟你争的。 」「来,进你后门啦!」他把肉棒对准了她的肛门狠狠插了进去。 」受到挤压下,她即时放了个屁,很快把房间弄臭.「哎哟, 很臭比一你的脚更臭我快晕啦,靓女!算吧, 给你夹得挻舒服的鼻子受点罪不算什么。 」又向她的肛门勐力抽插,「爽,爽!我又要出了。 」但他并不打算把精液射入肛门,反而把肉棒抽出。 肉棒上沾有肛壁的血渍和大便,把她口中的袜子拿走, 把她拉起靠墙坐着把肉棒放入她口内,又向她的咀巴抽插, 「来试下我的味道吧,射啦!」把精液射入她口内。 射到一半,又把肉棒抽出,向着她的脸颜射过去。 弄得她满口满面是精液「呵呵,真舒服,为我出了四次, 累死了玩够了,我精尽人亡啦,靓女!」他从自己的袋中拿相机, 向着她的祼体拍了几张相片留念顺手打开她的手袋, 看了她的学生证和身份证拿走了她的内裤留念, 再写了一张字条「靓女你给我爽死了,多谢!我有你没衣服的照片, 不想所有人看到就别报警啦。 」不知不觉下他玩了差不多两个钟了。 时间是十时多,他穿回衣服施施然离开,途中并没有人看见, 他回家后立即洗了个澡就睡但由于太刺激令他无法入睡。 一路回味强奸她的过程。 亚芬一直昏迷至午夜才醒回,发觉自已被脱光, 且下体和头也极痛,立即痛哭起来,又发觉口内充满腥臭的精液味难以忍受, 立即冲到厕所先狂漱口刷牙,再狂洗身,特别是下体, 她试把体内的污物全冲出来但可惜她如何洗, 总觉得身体很污。 她回到床见到了字条,更加伤心欲绝,不知如何是好, 她躺回沾有尿味和汗味痛哭不知如何是好,产生了不少疑问.被人拍下祼照会否有日被公开?会作什么用途, 就算是天天被男人拿来欣赏也很不好受也不知道在她身上再做了什么下流的东西, 会否因奸成孕将来如何嫁人?应否告诉妈妈和报警, 也想到性病的问题连串问题令她十分烦恼,再加上头被撞过十分痛没法入睡, 最终为了不愿周围的人知道决定不报警,也不会告诉妈妈, 不想让她担心。 离考试只有个多月时间,她每晚失眠情绪低落, 且头也经常痛她心中有怨,何以这不幸事件偏发生自已身上, 更痛恨色狼何以为一时之快把她一生幸福毁了。 她现在只想把考试考好,心情未平伏下没法集中到精神温习。 考试的日子到来,她早上起来突然呕吐大作, 她心中知道不妙了虽欠性知识的她这样被奸是有机会怀孕, 万一是真如何是好?但她想不到这么多了只希望先把试考好才算。 在考试中也忍不住要去洗手间呕吐。 大大影响她的成绩。 更持续了多天,她妈妈也看到她呕吐,终于不得不把被奸的事告诉妈妈。 妈妈非常震惊伤心,立即上街买了检孕棒给她, 不幸地真验到真的有了令两母女旁惶,妈妈希望她报警但是她死也不肯, 并表示希望把小孩生出来因她是很有爱心的女孩, 她绝不愿意把一个生命杀死的不过在妈悲哀求下, 还是答应跟她回大陆把胎打掉。 考试后她就和妈到大陆一间医院做人工流产的手术, 她不但在此件事中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肉体也受到极大的痛苦了, 这种痛苦令她永世难忘她也觉得杀死了自已的骨肉很难过。 她在这事影响下,成绩考得不好,她只好出社会做事, 她只能当上一个文员。 由于她清纯漂亮没男朋友,亦有人向她追求, 但不喜欢且也自己不知道如何面对将来男朋友 所以不太愿意谈恋爱。 几年过后,她在认识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 十分喜欢他,不过不敢把曾打胎的事告诉他。 他们一直只有拥抱和接吻这些情侣基本行为。 她也诉过他以前没有交过男朋友,所以一直以为亚芬是个处女, 以为他拥有了她的初吻以交到一个如此清纯漂亮的女友为荣。 但亚芬也明白不能把这事隐瞒一生,虽然知道男朋友很可能不能接受, 但还是鼓起勇气坦白向他告知整件事情但可惜她的坦白没得到回报, 男朋友知道她曾被奸和曾有孕表现极激动,怎会这样的…就跑了回家, 几天后才透过电话你是个非常好的女孩…但我真不能接受..给我们时间冷静一下吧!说完再没有找她 她没怪他也没有面目去见他.十年过去,她唯一亲人母亲也因病离世, 她一直没勇气再去交男朋友亚辉还是至今唯一占有过她的男人, 虽然她觉得孤单空虚,但她己三十二岁,吸引力大减, 加上被奸过打过胎难有男人接受,所以好准备了孤独终老了.。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